《足球之夜》23周年:被追捧被封杀在风雨里茁壮
发布日期:2019-08-13 01:04   来源:未知   阅读:

  4月4日,清晨的冷雾尚未散去,现任腾讯企鹅体育总裁的刘建宏,就用一条充满深意的微博将所有球迷的目光和思绪,再度拉进那个已经不是主流角色、但始终擎驻一席之地的老牌节目:《足球之夜》。

  在当时,这个每期时长将近四个小时的足球节目,以开创性的涵盖国内国外足球的内容+现场直播的形式,让彼时刚刚“开眼看世界”的中国球迷观众大呼过瘾。

  那时,每周四晚18:35准时播出,熟悉的音乐响起,听到那句球迷们早已能够倒背如流的宣传语:“球迷每周的节日——《足球之夜》开始了”——这是太多人再熟悉不过的生活镜头。

  20世纪90年代是《足夜》的辉煌期,当时它的收视率在央视体育节目中名列前茅。该节目时段的广告价位,仅次于中央一套的“爆款”时事类节目《焦点访谈》。

  在球迷的心目中,《足球之夜》一直是观众最多、影响力最大和最权威的电视栏目,也是传统媒体时代不可动摇的媒体品牌。

  《足球之夜》最大的引人之处,即在于它开创了足球节目的新形式。以往大家看球,能看到新闻发布会的场面就已足够深入,而在《足球之夜》则能看到球队赛前一天完整的准备过程。团队人员会能用讲故事的手法,从一个特殊人物的角度来讲述一场比赛。

  这样的制作方式在今天已然稀松平常,但在90年代信息较之今天略显闭塞的年月里,可称新奇。

  《足球之夜》自创立之初,就以对中国足球最权威、最深度的报道著称,曾经深入一线报道大连万达称霸甲A、渝沈之战假球案、韩日世界杯十强赛、男足首次世界杯之旅等中国足球历史上的重大事件。

  同时,主创团队也持续关注青少年足球的发展。25年前,还是辽宁少年队一名普通足球小将的肇俊哲表达了希望帮助国足晋级世界杯的美好愿望。

  多年后,他不但圆梦了,更是成为中国足球历史上距离世界杯进球最近的那一个。

  2005年,赵本山曾在入主辽足俱乐部时骄傲地说:“如果在世界杯上还有那么一个人能够打在球门上,那就是我们辽宁人!”

  1999年,央视体育频道开始调整《足球之夜》,将其片长从220分钟缩短至90分钟,引起了球迷间不大不小的争议。

  2008年10月30日,《足球之夜》在节目中正式宣布改版,改版之后内容由原来的纯粹国内足球报道,变为以国内足球报道为主、兼顾国际足球热点内容。

  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央视的变迁,从2014年3月开始,《足球之夜》播出时间将不再固定为周四,而是跟随比赛直播进行调整。

  2014年巴西世界杯后,节目制片人、主持人刘建宏也选择了加盟乐视体育开创事业的新生涯,留下了球迷们的一片唏嘘。

  1996年正月十五,已经在石家庄电视台工作了6年的刘建宏来到北京。正赶上他的大学师弟和球场上的战友、央视体育频道的张斌创办《足球之夜》,张斌邀请他加盟。

  这以后刘建宏在《足球之夜》一干就是18年,直到2014年8月从央视离职前往乐视体育担任首席内容官。

  1996年和1997年,《足球之夜》只有六七个人,刘建宏在甲A甲B两头跑,甲B的报道几乎都是他一个人做的,于是节目组送他一个绰号:“刘甲B”。

  《足球之夜》原先有3个主持人:张斌、黄健翔和韩乔生。一开始刘建宏也会在“足球之夜”做甲B的专题部分时,以专栏记者的身份进入演播室“露个脸”,跟大家一起聊聊对甲B的感受。

  黄健翔,韩乔生,张斌,刘建宏。其中张斌是 《体育新闻》 、《足球之夜》、《我爱世界杯·豪门盛宴》等精品节目的制片人,也是《足球之夜》的创始人之一

  1997年,张斌病了5个月,刘建宏开始更多地参与主持,和其他同事共同支撑起《足球之夜》。

  再到后来,黄健翔和韩乔生都有新的工作,更多投入到比赛解说中,很少参与《足球之夜》的主持,张斌也有了更重要的人事安排。

  于是到2000年前后,《足球之夜》就变成刘建宏一个人主持了——应该说正是从那时起,《足球之夜》在一个显性的角度上,成为了独属刘建宏个人的舞台。

  刘建宏曾回忆道:“1996年是我们《足球之夜》的第一年,1997年我们开始播报十强赛。当时十强赛的报道让《足球之夜》成为全国知名栏目,我们迈上了一个台阶。1998年的时候,我们和假球黑哨做斗争,那个时候《足球之夜》能够做到周四晚上让很多球迷推掉很多的应酬,回到家里坐到电视机前看这个节目,因为他对这个节目充满了期待感。”

  在那个网络媒体尚处萌芽、新媒体与自媒体更是无从谈起的时代里,刘建宏早在21世纪到来之前就已经成为了中国家喻户晓的媒体人物,其重量和意义完全跨越和超越了体育。

  2016年5月7日,刘建宏出版个人书作《上半场》,包括足球评论员黄健翔、军事评论员水均益、时政评论员白岩松、《舌尖上的中国》导演陈晓卿等一众央视大咖,纷纷为其站台宣传

  在那个年代,本身就是乱世出英雄。能够在那样一个民智孵化、各业萌芽的时月里脱颖而出的头部领袖,最终证明都配得上一份「行业领军者」的历史重任。

  白岩松至今在行业里屹立不倒,电视体育界的张斌、沙桐、黄健翔、段暄,同样在各自的阵地把持高位,不论是否离开央视这个曾经的垄断高地。

  刘建宏曾直言不讳地说过这样一段话:“你说我们是利益既得者吗?我想我们是。我们之前的人相对来说好动摇,他虽然挡在你面前,你稍微动一动,他就让位了。但是后面的人要想让我去让位,不是很容易。这个事我跟(白)岩松探讨过很长时间,我说你看到你后面的威胁了吗?他说真没看到,我说,我也没看到。”

  从2014年8月出任乐视体育首席内容官,到2018年8月出任企鹅体育总裁,刘建宏的每一步,不仅刻画着他从体制内迈向体制外的身位飞跃,更是在见证着中国体育产业的业态更迭。

  在企鹅体育的新战场,刘建宏开始更多参与到基层青训,这是之前主打赛事版权营销的乐视体育所没有的业务深度

  《新三味聊斋》、《宏观世界波》、《这!就是世界杯》……去年俄罗斯世界杯期间,57天做了86期网络节目的刘建宏直言“疲惫不堪”,却从来没有表露过去意。

  或许真的不是他们在时代洪流中不舍退位,而是正如39岁高龄还要带队出征亚洲杯的郑智一般,后辈对他们的冲击力,在他们历经岁月洗礼的行业内力面前,实在不堪一击。

  2019年2月20日,体坛传媒中国金球奖颁奖典礼,刘建宏担任节目主持人,贝克足球亦受邀出席。在新生代的美女主持和多重形式的媒介传播面前,51岁的他游刃有余

  今天的《足夜》似乎已经没有了曾经的“味道”,中规中矩的节目风格,注定了其收视率和口碑很难再回到90年代和上世纪初期,那种全民狂热的高度。

  诞生初期的阶段,在多次采访和报道中这档节目都以深入内幕、辛辣解剖而深受球迷的追捧,但往往也是因为节目的内容问题,《足夜》在央视台内、乃至社会上引发过相当广泛的争议。

  1998年8月22日,陕西国力客场2比3不敌云南红塔,怒不可遏的贾秀全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本队有球员不正常”,而提问“您觉得哪名球员有问题”、以致于让贾指导几近破音喊出“3号隋波”的,正是《足球之夜》的记者刘建宏。

  之后南勇在足协的通气会上面对记者的提问时,居然颤颤惊惊、结结巴巴地对着镜头连说了17个“这个…这个…”,真是应了今天的网络红语:“人类的本质,就是复读机”。

  那时身为足协副主席的南勇,官场资历较浅、远不如数年之后的长袖善舞。由于当时将南勇推到电视镜头前的是张吉龙,因此此后直到张吉龙调去奥组委工作,他和南勇的关系都一直未能修复。

  同样是1998年,张斌主持的《足球之夜》因为一次空前绝后的约访,吸引了近8000万人次的收视率,张斌的客人是大名鼎鼎的陈亦明。

  故事的背景是:当年度甲B联赛第21轮,重庆红岩0:4云南红塔、辽宁天润2:4成都五牛,这两场明显不正常的比赛激怒了足协,猝然做出对陈亦明、王洪礼两名主教练吊销高级教练员证书的重罚。

  愤怒的陈亦明当即扬言要“进京伸冤”,答应了张斌做客《足球之夜》,并声称要在节目里“说出中国足球到底有多黑”……

  然而,兴奋的《足夜》栏目组在连续不断地向全国发出直播公告后,节目当天,当贵为央视体育中心副主任、《足夜》制片人兼主持人的张斌,连续第七遍听完了节目的开场背景——《辛德勒名单》的BGM后,也始终没有等来陈亦明的“OK,我准备好了”……

  当张斌一次又一次地扭头回望,六盒宝典开奖直播下载,看到的依然是满头大汗、不停在吃着眼前的一堆肉包子的陈亦明——很显然,陈指导不仅是因为饥饿,更是在狼吞虎咽之间思考该如何应付张斌,尤其是事前接到了足协相关领导的警告……

  在当时,由于国家体育总局等高层政务部门对于足球联赛职业化、市场化,并不持有绝对的支持意见,因而以王俊生为核心的足协领导层一直对舆论影响看得很重。

  就在陈亦明进京之前,他接到了足协的劝诫:“职业改革成果来之不易,你一个人申冤,不要把所有人都搭进去……如果改革成果败在你一个人手里,你承担得起吗……其他事情都好说,但圈子里的事就不要拿到外面去说了嘛……”

  最终,面对张斌咄咄逼人的提问,在陈指导的闪转腾挪、顾左右而言他之下,这期万众瞩目的《足球之夜》最后竟然变成了一场战术研讨会……

  节目最后,望着一无所获、垂头丧气的张斌,陈指导再次抛下了那句他著名的口头禅:“一切尽在不言中”——那一晚的惊悚,比之三年前、1995赛季结束后的电视镜头里,陈亦明与金志扬、徐根宝、迟尚斌四大教头在黄浦江边的“煮酒论英雄”,徒留唏嘘,别无他言……

  2007年7月19日,亚洲杯小组赛末战,中国男足0:3惨败乌兹别克斯坦,无缘出线,一时间举国震怒。

  当时的足协主席谢亚龙在兵败后面对蜂蛹的媒体记者,竟然诗兴大发、豪引吉鸿昌的赴义诗:“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国难尚如此,我何惜此头”——舆论为之哗然。

  面对谢亚龙的“要允许失败,就是要在失败的基础上再站起来”的哲论,以及牺牲世界杯、豪赌奥运会的政策,2007年,李承鹏在《足球之夜》里根据谢亚龙上任以来的表现,给他打了不及格,同时戏谑“他去当养猪厂厂长挺适合”……

  此事让谢亚龙龙颜大怒,他连夜给央视体育频道负责人打电话,质问:“你们是党台,是不是想搞我?”

  根据谢亚龙的指示,国家队的领队当天夜里就把《足球之夜》的记者赶出了香河基地,同时对李承鹏个人实行了封杀。

  在版权战争日益激烈的商场,如今手中仅剩奥运会、世界杯、欧洲杯等国别属性赛事独家版权的央视,其某些层面的“举步维艰”是可以预料到的。

  2010年南非世界杯1/4决赛,西班牙1:0巴拉圭,刘建宏解说比利亚进球时的“加特林式播报”,受到网友热议、恶搞,热度持续至今。这是足以比肩四年前黄健翔“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的网红解说,也是央视体育在互联网时代最后的走红

  不论是《足球之夜》、《天下足球》还是《篮球公园》等陪伴太多人的青春、甚至是童年体育启蒙的精品节目,或许终会被凶猛的变革浪潮,席卷掉最初对坚守的信仰。

  但是有过巅峰,也有过徘徊低谷的踌躇,23岁的《足球之夜》依然伫立在那里。对于某些群体而言,只要它还在,不论bgm或是主持人或是节目时长经历了怎样的革新,望着它,就总是一份慰藉。

  正如刘建宏那条短促的微博,不需要太多过于煽情的追忆,二十年的沉浮,个中滋味你我皆尽了然,就已是最好。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